穿着高跟鞋丝袜踩踏动物会产生快感的女人



几乎所有女孩心理上的一大共性是:喜欢穿高跟鞋,喜欢用高跟鞋去征服别的东西。下面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因为真实,所以人名、写字楼名均已作了处理,请网友勿对号入座。
我是一家外资企业的销售副经理,每天出入于甲级写字楼的有香水味的电梯,每天都能欣赏各种穿着漂亮的高跟鞋的美腿,但最动我心魄的,还是自己所在公司的一个叫露菲的女孩。
露菲个头高挑,冷艳型女孩子,可能是整幢美女如云的写字楼里最美得摄人心魄的美眉,留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是董事长秘书,她平时喜欢穿高跟鞋。露菲的踢踏舞跳得不错,在公司圣诞节前的PARTY上表演过。她还有个独特本领是可以穿着高跟鞋上下楼梯健步如飞。不过她的一个嗜好我是在某天下午才刚刚发现的。
在香港广场的底楼大厅,是大理石铺就的铮亮的地面,那天露菲穿着天蓝色职业套装,脚上穿着一双新买的“达芙妮”高跟皮鞋,黑色,金属跟,踏在大厅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那种声音的美妙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并且那金属跟闪闪发亮,露菲的脚踝上戴着细细的白金脚链,那真皮的新高跟鞋在柔和的灯光照耀下,如镜的大理石地面上清晰地映出了高跟鞋的镜像,世上没比这个更美丽的场景了。
写字楼的外面是绿地,正值秋天,草地里的不少蚂蚱飞来跳去,当时就正好有一只绿色的蚂蚱飞到了底楼大厅入口,停在了大理石地面上,就在露菲的前方。我这时候刚从外面买了饮料要上去,就看见露菲面露微笑,伸出左脚去踩那蚂蚱,那昆虫也没有坐以待毙,跳开了,停在不远处,露菲踩了个空,金属鞋跟敲击在地面上,发出“咯”的清亮响声。露菲有点不高兴,马上又用右脚快速踩过去,这回可怜的蚂蚱没上回幸运,瞬间就被踩扁在露菲的漂亮的高跟鞋底下。
没有蚂蚱被踩死的压扁声音,因为高跟鞋踏击地面的声音早已盖过去了。蚂蚱大概也感觉不到被踩死的痛苦,露菲猛然踩下的时间大约不到0.4秒。
露菲这才露出胜利的喜悦,两个小酒窝出现在经过精心化妆的美丽面孔上,她右脚踩住蚂蚱的尸体,微提左脚,优雅地在原地跳了个华尔兹舞步,大理石地面很光滑,露菲转了接近360度才站住脚,那蚂蚱尸体被踩成纸一样薄后,经她这么一转一蹍,就成糊状了。我在一旁都看呆了!楼里的清洁工眼都看直了!
露菲还没有放过那可怜的蚂蚱,最后她右脚踩在原地,在地面上一拖,洁白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一条浆状印迹,那只蚂蚱就这样在一位OFFICE美眉的脚下变成了液体。一只小昆虫,在美丽却又强大的高跟鞋面前,确实是在劫难逃了,更何况它碰上露菲这样的小腿肌肉经过健美锻炼,善于穿高跟鞋,心狠貌美的女孩呢?
露菲这才进入电梯,两只高跟玉足踩在地毯上,右边那只还蹭了蹭地毯,把刚才鞋底上的蚂蚱残片留在了地毯上。我和她同一部电梯,我说你的新皮鞋好漂亮啊,哪买的?她就柔声柔气地告诉了我。
我提起蚂蚱的事情,露菲说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她就喜欢踩死些甲虫之类的小动物,“其实这是一种Pleasure”,她说,“尤其是穿上新的高跟鞋,我就特别想去踩踩花草、虫子,这样自己的脚会感觉到一种征服的愉快,如果没有机会接触花草蚂蚱,可以多走走地毯,那种丝袜和鞋底面的光滑的接触感,看着自己的亮闪闪的新高跟鞋踩在地毯上,Foot却觉得软软的,确实是人间一大享受啊。”
下班后我和她同路,露菲还提起有一回她踩动物却吃亏的事情,那时她上高中,穿一双纯白色平跟皮鞋,刚雨过天晴,草地里跳出一只癞蛤蟆,挡住了露菲的路,露菲当时吓了一大跳,立刻恨起这癞蛤蟆来,便飞踏过去,蛤蟆一下子就被踩扁了,但是,癞蛤蟆的体液、脏血四溅,弄脏了洁白的丝袜和皮鞋,裙子上也溅上了几点。露菲差点呕吐。
我说:“那你后来就只敢去踩不会体液四溅的虫了?例如甲虫,蚂蚱等等。”
露菲冷冷一笑,轻声地说:“我现在喜欢从外面买来青蛙,在家里欣赏它慢慢在我的脚下被踩死,蹂烂,CRUSH是一种美妙艺术,只能穿高跟鞋去踩,因为我习惯先踩断青蛙的腿,再把青蛙踢翻过个来,用细尖的鞋跟在它白肚皮上踩个小洞,这样青蛙体液就有了导流出去的孔,然后慢慢踩下去,直至把它完全踩扁,以后就可以放心CRUSH动物了。不过青蛙也不容易买到,而且会叫,所以我时常买回来活的小鱼、小龙虾,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去CRUSH它们,我老公特别喜欢在一边看,他总要求我隔几分钟就换其它颜色的皮鞋。”
“你要是也喜欢欣赏我踩死这些CREATURE,你可以把它们买来,星期天我一个人在公司办公室里表演给你看。”露菲说。
我大为咂舌,忙说我不喜欢,让她别和我有什么瓜葛。
最后露菲和我讲:“我们女孩都喜欢这样。昆虫其实生来就是供我们踩踏享受用的,不然造物主创造那么多昆虫干什么呢?这不是无聊,刚才我踩死一只蚂蚱,可以锻炼自己的反应速度,小腿肌肉也不断得到锻炼,我作为一个女孩,腿才会变得修长、秀美。”
(另:据科学计算,一个45Kg体重的苗条女孩,穿高跟鞋站立时,鞋跟对地面的压强大于一座2层楼房对地基的压强。)
  昨天晚上,露菲给我发了个短信,她在短信息里面说她老公去上海出差了,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她约我今天下了班以后坐她的车去她家里吃饭。我自然是求之不得,连忙应允,一边还不断幻想着到那里的美事。和美女一起吃饭,她家里又没有小孩及保姆,就我们两个……我真是不能再想下去了。
  露菲家里的车是黑色的奥迪A8,停在写字楼地下的车库里,我和她进车库钻进轿车,我提出我来开车,她轻轻一笑说:“你驾照带身上了吗?”我一想自己确实没有带,无照驾驶的错可重了。所以还是让露菲开车。
  露菲坐上驾驶座后,脱下那双高跟皮鞋,把座位底下的运动鞋取出来穿上。她转过身来,把两只高跟鞋递给我让我拿好,原来女人穿高跟鞋踩油门刹车就必然不灵活,影响驾车安全。这让我又多了一点见识。
  我把那双造型经典性感的“达芙妮”牌黑色高跟鞋捧在手里,鞋里有股湿热的香气扑鼻而来,每只高跟鞋里还有达芙妮原配的鞋垫,英文DAPHNE商标清晰可见,翻过来看鞋底,鞋底的防滑花纹曲线流畅优美,鞋跟估计是钢制的。鞋面皮质良好,加之露菲刚买来没穿几天,所以乌黑锃亮、完美无暇。
  我心中狂跳,兴奋之余问了露菲:“为什么你的高跟鞋里有一股香味呢?难道你出的汗是香汗,就像鲁迅写的文章里说的那样?”
  露菲发动汽车,一边倒车一边回答说:“你们男人怎么这么笨,呆会儿到了我家里再跟你解释。”
  露菲平时和她老公一起住在近郊区的一幢小别墅里,别墅配有自己的车库、防盗保安监视系统,我怀揣着那双漂亮的高跟鞋和露菲一起进了家门,一进她家就有一只大白猫朝露菲跑来要吃的,露菲抚慰了那只猫以后,招呼我随便找个沙发坐下,她自己换了一双拖鞋穿。
  我环顾四周,发现露菲的屋子客厅很大,又豪华,上有大型吊灯,下铺针织地毯,家具和四周装修的色调很和谐,灯光柔和。
  露菲和我吃过晚餐后,她似有所悟地说猫儿还饿着呢,得拿点东西喂猫。我一想刚才没吃完的一盘茄子,可猫是否吃茄子呢?一问得到答案——不吃。这可怎么办?
  露菲接下去说她昨天买了点小龙虾,留下来4只养着,打算今天特意喂猫吃。
  我提出否决意见,因为猫可能咬不动小龙虾的硬壳,我们会白忙一场。
  露菲狡黠地一笑,说要是今天我让猫连壳带肉把龙虾全吃下去,我们赌啥呢?
  我说你别用食品粉碎机,用机器把小龙虾打碎那谁都会,不用教。露菲说肯定不用机器。
  露菲和我最后确定,如果露菲输掉,她让我打她3下屁股,如果我输,我得给她当30秒钟的地毯,意思是我趴在地上,她穿高跟鞋在我身上站30秒。
  我说实话已经猜到她会采用啥办法了,我自己宁愿在这场不公平的打赌中输掉,被高跟美女踩在脚下将是人生一大享受。
  说完我就去取来水盆里的小龙虾,露菲领我去了她的鞋柜,鞋柜容积很大,打开柜子后,里面大约有五十多双各种颜色的漂亮的女鞋,有高跟的也有中跟的。露菲从柜子里取出一双亮红的高跟皮鞋,那鞋一尘不染,在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她又拿出一瓶香水和一双长筒白丝袜,把香水喷在了那白丝袜上和红色高跟鞋里,露菲自己把白丝袜卷上穿好,又命令我把那红色高跟鞋给她穿上。她说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的鞋里是香的了吧?我有往高跟鞋里洒香水的习惯。
  我拿过那双亮红的高跟皮鞋,发觉鞋稍有点沉,也是金属鞋跟,不过从色泽上看大概是铜制的跟,鞋底是淡黄色的,却没有防滑花纹,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鞋底一点也不脏,除了有一点点磨损印迹外,非常干净。我猜想她的这双鞋大概从来不穿出去,是专门在家里穿的。
  这鞋内的商标是全外文的,从文字上看有点像德语或法语,看不懂是什么商标。我就问了她,她说这是法国名牌,是在XX百货趁换季打折时购买的,才1208元。露菲的语气里好像这已经是很便宜的了。
  “你看出这双鞋有啥特别的地方吗?”露菲问。
  我说除了这鞋稍有点重和特别贵以外,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
  她便笑着递了块磁铁给我,让我用磁铁靠近鞋底。
  我这才发现磁铁居然会吸引鞋底,这太让我感到奇怪了。我便问她原因,露菲说是因为这双进口名牌高跟鞋的鞋底与普通高跟鞋的不一样,普通的就是层强化塑胶材料,而这双鞋鞋底中间特意埋入了一层薄薄的韧性很好的钢片,这样就算穿上这双鞋的女孩不留神踩到个图钉,也决不至于刺伤娇嫩的足底。另外,这鞋底的最上层是和她的脚直接接触的,这一层就特别柔软光滑,你可以摸摸。一穿上这鞋,她的脚趾头感到下面软软的,非常舒服。
  我想这下坏了,早知这样不该和她打这赌,这么硬这么尖的高跟鞋踩到我身上,她脚下自然是舒服极了,我怕是要被踩平了。
  “快把鞋给我穿上呀。”露菲撒娇般地说。
  随后她坐在椅子上,高傲地翘起脚尖。我蹲了下来,心跳加速,居然把左边的鞋穿到她右脚上,遭她一句训斥。赶忙换过来,丝袜和鞋里子之间几乎没有摩擦,那双美丽的高跟鞋很滑溜地穿在了露菲的玉足上。我发现这双红色高跟鞋和白丝袜、露菲的修长的玉腿结合得是珠联璧合,完美无缺。这时露菲看出我在发愣,就对我微微一笑,左脚用力一蹬我的肩,我没有防备就向前扑倒在地毯上,她顺势用一只脚轻踩在我头上,我能闻到露菲那温柔而有力的高跟玉足的芳香,但怎么也抬不起头来。只听见露菲说:“这是对你做错事情的小小惩罚。”
  露菲放我起来,她拿出一块平整的厚大理石板,摆在了客厅里,随后要我挑出一只最能蹦跳的小龙虾来放在板上。我遵照她的话,把手一伸进水盆里,就有一只背上带斑点的小龙虾夹了我手指,还是有点疼的,我想这只虾太凶,是该死了,就抓它出来让它仰面朝天躺在“行刑台”上。随后露菲站上石板,左脚鞋尖牢牢踏住小龙虾的尾部,用右脚的尖金属鞋跟一一踩断了龙虾的两只螯钳,再两只脚交替踩烂了小龙虾的腿。那只小龙虾还在板上蹦,露菲就暂停CRUSH,我问她为啥要先踩断龙虾的螯钳,而不是一下踩扁龙虾的头。露菲说是怕龙虾的螯夹划损皮鞋表面。等那小龙虾在大理石板上不动了,露菲才把断螯和龙虾踢到一块儿,高跟鞋慢慢踩下去。我在一旁可以清楚听见龙虾的身体硬壳被踩碎时发出的碎裂声,露菲完全踩到底以后,还用脚往复蹍踩龙虾尸体。起初她的足尖每蹍旋一次,我都能听见从鞋底发出的吱嗞嗞声,那是小龙虾的每一片甲壳都支离破碎的动听音乐,后来大概是由于小龙虾已经彻底粉身碎骨,就不再有碎裂声响了。她的动作是那么细腻性感!小龙虾的一些关节部位甲壳比较坚硬,不过露菲仅用尖尖的金属鞋跟轻轻点几下,再厚的甲壳也碎裂成了细末。
  我没想到这个阶段会有许多汁水被挤压出来,龙虾身体里有那么多水份,估计是每个细胞都被压扁而榨出来的。
  露菲的那双漂亮的红高跟鞋在2分钟后结束了对龙虾的折磨,我凑近一看,石板上哪里还有龙虾的影子,虾壳都在高跟鞋底下变成了很细的渣,而板上只留下一滩龙虾酱!
  那只小龙虾是幸运的,因为它最终要被人扼杀,但它死在这样一位大美人的美丽芳香的高跟鞋下,比进日常餐馆大锅要幸福十倍。我多希望自己是那只露菲脚下的那只小龙虾啊。
  露菲接下来就招呼大白猫过来舔吃大理石板上的龙虾酱,她同时和我说起为什么这双红高跟鞋是她专门在家里CRUSH活动时穿的,就是因为这双鞋鞋底厚硬、耐磨。鞋底要保持干净,这样猫吃了也卫生,挑选鞋底上没有防滑花纹的,一是清拭容易,不会藏污纳垢,二是在家里穿穿也没有必要防滑。
  我突发奇想地问:“你家里有家用摄像机吗?我拍摄你接下来踩踏的动作,放心决不拍你脸。”
  露菲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小摄像机,说你就是不拍,我自己都想拍呢。但有条件,拍完后的带子我得先看一遍,没有你我的脸后你才可以带回家去。
  我就拿起摄像机,把镜头对准露菲的那对迷人的高跟皮鞋。露菲问我要不要看她穿银色或别的颜色的高跟鞋进行踩踏表演,我说这亮红色的挺好,不用再换别的高跟鞋。
  露菲说这第2只龙虾挑个小点的,我就又拿了一只放在板上,露菲说这次你要拿好摄像机一刻不停拍,我打算用最快速度把活龙虾做成龙虾酱,摄像机上有时间显示,到时候你看看用多少秒,我以前给我老公表演时最快纪录是41秒。
  我听露菲说“开始”便启动了摄像的时间记录,同时露菲几乎是两只脚并在一起跳到可怜的小龙虾身上(小龙虾身体因为在顷刻之间被压扁,有几滴灰白色体液喷溅到我脸上和摄像机上,我毫不犹豫地舔掉。),然后还没等我看清龙虾被踩扁后的模样,露菲两只高跟玉足已经高频率地左右交替有力跺踩龙虾残尸,她每一次脚都抬起很低便又立刻踩下,使我无法拍摄清楚她高跟鞋底下的物质正发生的变化,只能观察到被露菲踩在鞋底下的物质有点粘稠,如同胶水般一次次被鞋底拉起呈丝状。金属鞋跟踏击坚硬的石板表面发出快速连续的“咔咔咔咯”声响,我拿摄像机的手因为激动而发抖,心都快跳出来了。最后露菲两只鞋尖相互对着蹍磨了已成为糊泥状的龙虾残尸几下,说可以停了。
  我一瞧摄像仪器读秒,是37秒,对她说恭喜你打破纪录了。
  露菲也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我这时候就想快点结束,好让那双高跟鞋早点踏上我的背。可露菲还觉得不过瘾,还要再CRUSH两只小龙虾才收兵。
  我就说我认输了,我的女王啊,快点踏上我这块厚地毯吧。
  露菲脱下了高跟鞋,命令我去洗手间用湿布把鞋底上沾的粘液东西擦干净,我拿过来用手一探,皮鞋里面有点湿,还很热,肯定是露菲的脚汗和香水的混合物。我就在洗手间里偷偷地用自己的方巾手绢把她那鞋里的细小水珠吸干,闻闻还真有点悠香扑鼻。
  我把擦好的鞋递给她,她动作很优雅地把高跟鞋穿好,双脚顿了顿地毯。而我早已趴在地毯上等待露菲的高跟美腿的光临。
  我忽然想起得和家里老婆说一声今天晚上加班所以要23点才会回去,于是便从地毯上爬起来,拿出自己手机要拨打家里电话。
  露菲见我爬起来,以为是我临阵脱逃,她嘻笑着对我说:“怎么?你还害怕我这小姑娘会踩死你这大男人啊?”我忙说不是并跟她讲明了原因,她便一声不响地在旁边等我打完家里电话,随后我说怎么可能呢?你是那么苗条,我完全没必要担心成为你高跟鞋下的冤鬼嘛。
  露菲说这不一定,前几年有一回莫斯科地铁火灾,地铁里的人都往地面出口挤,想尽快逃出去,结果前面的人被挤倒一大堆,死伤许多人。在死者中,警察发现一个体型魁梧健壮的壮年汉子的脖子上有个小洞,估计是失血过多身亡。后来又马上在逃出地铁车站的一名妙龄女子脚上的高跟皮靴跟上发现明显血迹,经化验,皮靴跟上的血就是那死者的……
  我说那岂不是那女人的高跟踩中了男人的颈部,鞋跟刺进喉咙所以那男人就毙命了?那穿高跟靴的俄罗斯女人是否也像你这么漂亮、苗条呢?
  露菲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这个报纸上当时倒没说,反正我的意思就是我们女孩的高跟鞋也可以当杀戮武器用。”
  她接着说:“不过你尽管放心,我现在的老公就常在家里充当我脚下的地毯。我有经验,不会来踩到你们男人的身体薄弱部位的,你今天衣服穿得多吗?你衣服最好厚点多点,不然的话会把你的背踩青肿的。你身板比我老公厚,肉多,我想我踩在你背上肯定会感觉脚下软绵绵挺舒服的。所以今天要跟你打那个赌。”
  我没想到露菲竟然如此有经验、如此嗜好踩踏男人,就说自己衣服多而厚,别操心,快踏上来吧。
  我再次趴了下来,露菲要我趴到靠墙的地方,这样她可以扶着墙踩踏我的身体,我从命。露菲对我讲她会先用一只脚踏上来,要是感到受不了就马上喊停,记住。
  我企盼已久的事终于开始了,露菲的左脚先踩在了我脊背中央,她是慢慢把体重压到左脚上的,她脚下的我则是感觉到背上的压力逐渐增大。不久露菲又把右边的那只高跟美足抬离我的视线,锃亮的高跟鞋在灯光下划出一道优美的红色弧线,她的右脚也踩在我背上了。
  我感到这位美女虽然苗条,但因为个子挺高,所以重量还是不小的,何况她是穿着名牌硬底的高跟皮鞋踩踏我,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身上感到的不是一个人的体重而更像是一辆小汽车的重量(这就是笔者对第一感受的真实描述)。自己在幻想中和网站上看到恋足者被美女踩在脚下的感觉是何等美妙,可是当自己真正亲身体验被美女踩踏时,感觉似乎没那么好了。那一刻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小龙虾会被露菲很轻松地一下就踩碎踩扁,这硬底的高跟鞋穿在露菲这位小腿肌肉经过健美锻炼的美女脚上,确实是威力颇大。
  当然我背上感觉到只有两个受力点,明显是她把体重分配在两只脚的前部,而她的两只后跟都是翘起来的,我想这样不行,就要求露菲别踮着脚,把鞋后跟也踩下,这样受力可以分散一些。
  露菲笑着说:“不是我不愿意,是我不敢这样,因为尖细的金属鞋跟会踩伤踩痛你的,就像这样……”说罢她踩下右脚的高跟,我感到背上像被刀扎了一般疼痛,忙叫唤让她还是踮起双脚来。我说怪不得刚才见你鞋跟轻轻一踩,小龙虾的大螯就立刻断落了呢。
  露菲轻轻笑了一声,她开始在我的身上小步踮着脚行走,一边还说既然是地毯嘛,就得供她在上面走的,哪里有站在地毯上一动不动的道理?我背上总算有了点解放感。
  露菲走在我背上,又对我讲:“平时我穿这双硬厚底的高跟皮鞋去CRUSH小鱼时,脚底几乎没什么感觉,那小鱼柔软的身体在我鞋底下就像融化了一样被踏平。刚才CRUSH小龙虾时我不过是感到脚下是有东西的。至于现在CRUSH你嘛,我感到脚下的‘地毯’真柔软舒适啊!”当她踩到我的臀部时,露菲没站稳,一个趔趄摔倒,趴在我身上。
  露菲的长长的秀发散发的芳香,直冲我的脸面,一大缕乌黑闪亮的秀发披在了我脸上。我不知道哪来的冲动,紧紧抱住了露菲,迅速翻过身来把她压在我下面,别看露菲腿部力量发达,但她柔弱的双臂几乎没啥力量。我和露菲脸距离很近,当我看着她面部受惊的表情时很受触动,露菲的迷人的长睫毛,性感的口红,冷艳欲滴的美丽脸蛋,哪个男人都会心动的。只是我没有把她的两腿压在我的腿下面,所以露菲勾起小腿,用她那对尖硬的高跟美脚狠狠蹬了我腰部一下!把我蹬开了,她马上站了起来,我还躺地上打滚,露菲面部表情冷漠严肃,一只脚踩在我脖子上,我感到冰凉坚硬的金属高跟就逼在自己喉部,那和古代刀剑加于颈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不知道在此之前有多少小动物被踩死在露菲的这双极品高跟鞋下,难道今天我也真要成为小龙虾了么?
我很后悔自己大意失荆州,一个多么好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失去了,万念俱灰,倒反而冷静了。我躺着说:“我正等着被你踩死呢,俗话说高跟鞋下死,做鬼也风流嘛。能死在你的皮裙靓足之下,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可今天只有我碰上了,我岂不是最幸运的男人了吗?”
  露菲开始抽泣着说:“你太让我失望了,我那么爱惜你,都不敢踩到你的腰,怕伤着你。可你却居然想占有我的玉体,这要让我老公和你妻子知道了怎么办?”
  她接着说:“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要是有神仙的魔力的话,第一件事就是要把你们所有男人统统变小100倍,然后像踩小鱼似的把男人一个个都踩死!”
  露菲生气的样子倒也十分动人可爱,我接她的话说幸好你没那样的魔法,你要有的话,世界上会有多少万女人守寡啊。
  露菲接下来道:“我今天要给你用用‘骑摩托’的私刑,看你是否能经受得住,你过了这关我就开车送你回家。”
  于是露菲一只脚轻踩住我脖子,另一只脚踏上我的背脊,很快踩我脖子的那只脚也踏上了我的背,她两只脚并在一起,而且人也蹲了下来。我的背上蹲了个大美人,而且这次高跟鞋的鞋跟是用力踩下的,不像上次那样鞋跟是提起的。我疼得直呲牙,翻过身来是不可能的。后来露菲就用两只洁白光滑的玉手揪住我的两个耳朵,左右来回扯动。
  露菲说这就叫‘骑摩托’,男人的两只耳朵就是摩托车的车把。她在家里以前常常用这种方式惩罚老公,老公当过一回摩托车后就听话了许多。
  我说当你老公还真吃苦,既要当你的地毯又要当你的摩托车,就是施瓦辛格也会被你折磨死的。
  她哈哈一笑,说你是不是吃不消啦?吃不消我就下来了。于是露菲就下了“摩托”,一双高跟美足就站在我眼前,金属鞋跟微陷入柔软的地毯,透出几分威严。
  “其实我用这个私刑还是为了检验你是否能当我的奴隶!”露菲说,“看来你抗踩踏能力不错,是个合格的脚奴。”
  我说我就算是合格的又怎样呢?露菲说以后我必须听命她,跟随她去周末沙龙聚会,在那里一切都要乖乖服从她。
  “如果你不愿意当我的奴隶也行,我没有强求你,但你以后就别和我来往了!”露菲斩钉截铁地对我讲。
  我害怕失去这个美丽的女王,日后再难找第二个这么好这么合适的女孩了,连忙说愿意,心里也琢磨这个露菲对男人心理掌握得真是一清二楚。
  我从地毯上爬起来,浑身骨头像散了架一般。和露菲一起出了别墅,把车开到家附近的十字路口,我下车,回到了自己家。

这个星期五,露菲电话通知我周六和她一起去一个朋友家,搞沙龙派对。我心想给露菲当脚奴的一天终于盼来了,立刻同意去。
  为防止外人多嘴,我和露菲各自开车到了一个豪华住宅小区门口会合。我比她先到了3分钟,露菲的车开来后,她打开车门下车时,我看到她穿了一双女大学生们常穿的丝缎质蕾丝短袜,和短袜相映成趣的是双亮丽夺目的银色高跟皮鞋,这双鞋我从未见她在上班的时候穿过,估计也只是她鞋柜里众多漂亮的高跟鞋里的一双罢了,门口卖报的老头大概是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这么性感的高跟美腿,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露菲瞧。有个路人想买份《报刊文摘》,连喊了老头两声,老头才反应过来给人家拿报纸找钱。
  和她一起来到某楼106室,进了门后,我听见一串银铃般的女孩子的笑声,接着好几位穿着打扮入时的青春少女带着脚下的高跟鞋声走到我们面前。
  露菲分别向我介绍了她们:有就读师范大学中文系的王黎、广告公司的资深摄影师雅萍,还有医院护士白雪——外号大款消灭者。她们当中,数王黎最年轻,而且她的清纯美貌丝毫不逊色于露菲。
  雅萍说:“阿菲,你带来的奴隶长得还挺帅嘛,是不是舍得给我们几个一起分享呢?”
  “别急,该给大家分享的时候,我不会吝啬的。”露菲笑着回答。
  “今天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好玩的游戏?”王黎问。
  这时白雪和露菲提出一个游戏的好点子——踩泥鳅,而且每个参加者CRUSH泥鳅的方式要各不相同,这样才有趣味性。
  她们拿出一张一次性餐桌用大塑料布,铺在地上。接下来露菲就命令我把一条中等大小的泥鳅捞出来放在一次性塑料薄膜上,泥鳅很滑,我花了不少工夫才抓住一条摆在地上。王黎站起来,抢着要去踩,只见泥鳅在她的天蓝色高跟鞋底下一次次滑出去,王黎就是踩不住这条滑溜溜的泥鳅,因为大理石地面也是光滑的。露菲说踩泥鳅的难度就在这里,不然今天不会买这些泥鳅来搞CRUSH游戏。正因为难,就需要动动脑筋来CRUSH。
  王黎忽然灵机一动,想出办法来了。她从包里取出一张餐巾纸,展开来,把泥鳅包起来。餐巾纸是吸水的,所以泥鳅体表分泌的粘液被餐巾纸吸得差不多了。王黎把包在餐巾纸里的泥鳅放在地上,泥鳅不知道即将面临的灭顶之灾,还在扭动身体。王黎微笑着对泥鳅说Bye-Bye了,她左脚踩着泥鳅,那只高跟美脚慢慢踏下去。泥鳅在纸棺材里被活生生踩扁,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清楚听见泥鳅身体变形所发出的叽咕声。王黎娇柔地笑了一阵,又用两只脚踩在泥鳅的尸体上一通乱蹍。她那双漂亮的蓝色真皮高跟鞋旋转着、舞动着,在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当王黎的美脚从已经变成肉泥的泥鳅上离开时,我们都鼓掌祝贺她的小小胜利。
  露菲又叫我拿一条大点的泥鳅出来,她说她的CRUSH方式和王黎的又有所不同,保证我们都没见过。露菲命令我抓起泥鳅来,把泥鳅的嘴套在她的尖尖的金属高跟上,让我托住泥鳅别放手。然后露菲站起来,右脚鞋跟上套着那条可怜的泥鳅。她脚后跟轻轻踩下,我才放了手,只见泥鳅的前半截身体被尖尖的鞋跟贯穿了,那鞋跟尖端又从泥鳅的腹部穿了出来,泥鳅像是烤肉串一般被串在了露菲那细细的金属高跟上。然而泥鳅尾巴还在翻动,露菲面带笑容,她左脚正踩着泥鳅的后半截身体,有力地蹍了好几下,泥鳅的尾部就完全变成了肉泥。露菲接着抬起右脚,轻轻甩了甩,前半截泥鳅掉在地上,她两只脚并在一起,把泥鳅残尸两端踩住,泥鳅就不会滑向两侧了。这时候她说地上尽是滑溜溜的粘液,担心摔倒,要求我站在旁边挽住她的手,我便乘机紧紧地把露菲的柔滑如玉的小手拽住,就像是我和露菲跳探戈舞那样,只不过这次穿高跟鞋跳舞的就她一个人,我是站着不动的。露菲很快把这部分也CRUSH成了肉泥,只是因为没有餐巾纸起吸水作用,泥鳅的血水喷流出不少都在塑料薄膜上,有几滴还溅了我裤子。
  还有个叫雅萍的女孩穿一双银色金属高跟的白色高跟鞋,踏在地上“咯咯”地响,她的点子也非常新颖,把餐桌上好几支尖尖的竹牙签刺在泥鳅身上,泥鳅变成了个刺猬,随后雅萍把它扔在地上,冷酷地、无情地慢慢踩下去……泥鳅被踩成扁扁的饼子。雅萍没有像王黎那样用高跟鞋底蹍蹂泥鳅,而是用尖尖的鞋跟在被踩扁的泥鳅尸体上刺出好几个半圆形的窟窿,银色的鞋跟尖端往下滴淌着泥鳅的鲜血……最后雅萍踩着泥鳅的残尸前后来回蹉动,她是那么用力,坚硬的鞋跟划破了塑料餐布,我注意到有根竹制牙签被雅萍的金属鞋跟踩压过后都变形了,可见高跟的压强多么巨大,假如她的鞋跟要是踩到我脚,恐怕我的鞋就报废啦。
  我看得两眼发直,心里在琢磨这些平时看上去那么青春靓丽的温柔可人的都市女孩,在CRUSH沙龙里,都那么残忍,连踩死条泥鳅都创意百出,可见残忍也是一种美。
  客厅的一旁放着个方形的浅水槽,里面有一块湿海绵,海绵闻上去有股消毒药水的味道,可见这帮都市少女搞活动不是第一次,都有举办经验了。露菲完成她的优美表演后,两只脚就踩在海绵上蹭了好几下,鞋底上的残留肉泥就留在海绵上了。露菲把两只鞋底都蹭得很干净才站出来,“咯咯”作响走到自己的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左脚在空中轻轻舞动,那尖细的鞋跟似乎有挑逗我的意思。她又命令我拿些卫生纸来,把她的鞋子彻底擦干净。
  露菲的鞋跟上还沾了不少泥鳅的粘液,我伏下身子,一点点地把她的那双漂亮的高跟皮鞋完全拭净。
  露菲看了看自己的漂亮的皮鞋变干净了,又命令我去把一次性餐桌布扔进垃圾箱,再去把昨天买来的几支玫瑰花取来。我打扫干净后就把玫瑰拿给了露菲,她就将玫瑰花瓣都扯了下来,撒在客厅的大理石地面上。原来露菲要表演踢踏舞了,她喜欢在撒满花瓣的坚硬光滑的地面上表演,说这样既有美感,声音又悦耳。
  我负责去放CD音乐,雅萍拿着小摄像机对准露菲的高跟玉足开始拍摄。音乐频率舒缓,有几片红色花瓣在露菲的高跟鞋底下被挤压出花汁来,露菲不愧为跳踢踏舞的好手,踏击地面的节奏和音乐很合拍,舞姿性感而优美,声音清脆响亮,高跟鞋底沾了许多被踩烂的玫瑰花瓣与花的汁液的混合物。美丽的高跟鞋、修长的美腿、诱人的绸缎质蕾丝短袜、地上香气四溢的花瓣……我目睹这一切,下身胀得快顶破裤子了,但又无法克制自己不去看露菲的那对亮闪闪的跳跃着的银色高跟皮鞋。我真想变成花瓣,被露菲这样的高跟美眉踩出汁水,沾在她的高跟鞋上啊……
  音乐进入尾声,露菲急促地跳了几个舞步,最后左脚重重跺在几片没有被高跟鞋光顾到的花瓣上,停在了原地,音乐同时也结束了。雅萍放下手里的摄像机,大家都鼓掌喝彩。露菲跳得香汗淋漓,走回沙发上坐好。这时候王黎对我讲:“按规矩,你得去把露菲鞋底上的东西舔干净!快去啊,人家等着你呢。”
  我不得不从命,跪倒在露菲面前,开始舔花瓣的残渣,鼻子能够嗅到真皮皮革和花香的混合的奇怪气味。嘴里的味道并不好,挺苦的,还有塑料味。所以我只好作弊,用自己的脸去摩擦露菲的高跟鞋底,把花瓣残渣擦了下来,直到把露菲的鞋底擦得干干净净。
  我站起来的时候,露菲看到我脸上的模样,不由大笑起来,还叫白雪她们都看看我的脸,我自己拿镜子一照,也笑了,就去盥洗室洗脸。
  露菲假正经地告诉我说因为我没有按规矩把舔下来的花瓣吃下去,所以要罚我同时当四个女王的地毯,我惊道这怎么行,八只穿高跟鞋的脚踩在我身上,我还活得了吗?王黎就解释说她们四个不是站立在我身上,而是我趴在沙发前,从头到脚都成为她们搁脚的脚垫子,她们主要还是坐在沙发上的。
  “快去沙发那里趴下,这游戏特别好玩,你被我们踩着会感觉很舒服的。”露菲半哄骗着对我说
crushing天堂有一些经典的节目是百看不厌的,下面来为大家介绍几款: (1)crush蚂蚁 红蚂蚁是一种害虫,但也可以用来娱乐,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先生曾经在其名著《昆虫记》中写道:“红蚂蚁是一种既不会抚育儿女也不会出去寻找食物的蚂蚁,它们为了生存,只好用不道德的办法去掠duo黑蚂蚁的儿女”。 也许你会觉得惊讶,crush爱好者都这么博学吗?这么说吧,crushing的天堂里面的highheel美女都是起码要大专以上学历的,否则crush起来就让人觉得没气质。 言归正传,该节目要求highheel美女穿上黑色的锃亮的pumps,然后鞋底有较深较明显的花纹,然后把一只活的红蚁放在大理石地面上,highheel美女去踩蚂蚁,踩下后脚暂时不提起。然后让观众们猜,蚂蚁是否还活着(因为蚂蚁有可能躲在鞋底花纹凹纹处毫发无损),然后比方说观众赌蚂蚁已经被crush了,美女缓缓提起highheel,结果蚂蚁还在地上爬;然后美女再左脚去crush,踩下后脚还是不提起。然后再让观众们猜……如此反复,直到红蚁在某次被crush了为止。 我见过的最幸运的一只红蚁,居然在这种游戏当中活了15分钟。这种游戏的特点就是有悬念。

(2)crush蚱蜢 方法是把一个房间用玻璃隔成大小两部分,大的那半间坐观众,小的那半间供highheel美女表演,两名或3名美女进入小的那半间,关上门,然后放出小笼子里的几只蚱蜢,蚱蜢到处跳,但是不会跳到观众席,然后highheel美女们娇笑着去跺,直到蚱蜢被全部消灭为止。一般最迟钝的蚱蜢会先葬身在highheel美女的脚下。这种游戏的特点就是动感十足,有声(highheel跺地的声音)有色。
为何表演crush的美女都是化好妆登台,而且都是面带着微笑缓慢地踩死creature的? 因为这给美女带来了精神享受和快++感的同时,美女还轻轻松松得到了高薪,可谓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美女当然笑若桃花啦。

美女们所穿的高heel鞋通常都是一次性的,也就是说每一次crush都是穿崭新的stiletto登台。 有的老板花高价从海外订购来普拉达牌的女highheel鞋,让自己仰慕的美女穿上后表演,然后表演完毕后,老板把鞋底上还沾有creature的体液和残渣、鞋内还有美女美足汗香的普拉达女鞋小心翼翼放进塑料袋当中密封好带回,留作纪念。 如果stiletto女鞋不是客人提供的而是场地方自己购买的,表演过一次后的女鞋当然不能扔掉,而是面向所有客人拍卖,通常越是漂亮的姑娘穿过的、参与表演crush节目越是精彩的鞋,越能够卖高价,比如卖到3000元一双等等的,其实原本那红蜻蜓牌的白色高跟鞋也不过几百而已。穿过这鞋的姑娘可以从中抽得"利润"的10%。 拍得这双鞋的客人还可以获赠得到自这双鞋从鞋盒中被取出、穿上,直到crush表演完毕的所有过程的movie光盘一张。

(3)crush乌鱼 乌鱼,又名黑鱼、生鱼、鳢鱼、才鱼等,属鲈形目,鳢科,是淡水中的猛兽,性凶猛,吃其它鱼类蛙类,也是鱼类养殖专业户最恨的鱼种。但是,乌鱼在美女的脚下,命运只能是粉身碎骨变成鱼肉酱了。 一条活蹦乱跳的中小个头的乌鱼, 被放在台上,然后雅号"高跟天使"的一位美女穿着红色高跟鞋走上台,另一位雅号"高跟仙子"的美女也在台子的另一端上台来,高跟仙子笑着用穿着尖尖的包钢鞋头的脚用力把乌鱼踢到对面高跟天使脚下,高跟天使再把乌鱼踢回到高跟仙子那里,就像踢足球一样,要点是对准乌鱼的头部踢,这样可以把乌鱼踢晕。 见乌鱼不动弹了,高跟仙子就用尖尖的heel踩入鱼鳃部位,固定住乌鱼,高跟天使用左脚脚尖踩住鱼尾,两端固定住以后,两位美女开始面带着天使般的微笑,伴随着柔和的音乐,慢慢表演蹂躏蹍踩crushing乌鱼躯干的艺术,最后台上会留下一大片鱼肉和鱼血的混合物,需要半小时才能清理完毕。

链接
我的新浪微博